TECH2IPO/创见

「 等待新的科技故事 」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太凶狠?看印度「拦路虎」如何掰倒 Facebook!

「有一件事情我们需要铭记于心,互联网只有一个。你在这里所能浏览的内容和你在美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地方所能浏览的内容应该相一致。我们需要确保互联网不会

身为一名企业家,尼基尔 · 帕瓦(Nikhil Pahwa)绝对不可能和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相提并论。他所创立的「MediaNama」只是一家体量很小的创业公司,这家立足于新德里(New Delhi)的创业公司实际上是一个以报道数字化产业和电信产业为主的新闻网站。MediaNama 只聘请了数名记者,它只聚焦报道本土新闻。

尽管如此,帕瓦还是有一点能够胜过扎克伯格:他曾经在独一无二的 TED 大会上发表过演讲。众所周知,Facebook 曾计划在印度提供免费但存在限制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但这项计划的推展却并不顺利,而最大的障碍正是由帕瓦领导的一项反抗运动。因此,在上周于温哥华(Vancouver)举行的年度 TED 大会上,帕瓦的演讲主题是:我在这场反 Facebook 运动中所扮演的领导角色。

在印度的这次折戟对于 Facebook 而言无疑是一次重大挫折,对于扎克伯格本人而言更是如此,他在「Internet.org」项目之中投入了相当多的努力和资本。该项目由 Facebook 领导,希望能为世界上三分之二的非互联网用户带来网络连接。

那么,到底有什么人会反对这个面对穷人的免费互联网服务呢?答案如下:由 Facebook 发起的「Free Basics」项目所提供的并非自由的互联网服务,用户只能登录包括 Facebook 在内的特定网站,而且还必须同意 Facebook 的条款。Facebook 会决定哪些网站有资格被纳入登录明目当中。在 Facebook 和电信公司眼中,使用「Free Basics」免费服务品尝过互联网的用户很快就会意识到它的价值,他们会转而使用付费的自由接入服务。但在帕瓦和他的支持者看来,Facebook 此举意在将自己放在拥有绝对选择权的地位,这一点显然违背了互联网的意志。

「有一件事情我们需要铭记于心,互联网只有一个。你在这里所能浏览的内容和你在美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地方所能浏览的内容应该相一致。我们需要确保互联网不会被碎片化,不论对于何人何时而言,这就是互联网的全部。」帕瓦在 TED 大会的演讲中说道,他的演讲引起了现场观众的欢呼喝彩。

在演讲结束后,帕瓦同意了我的会面请求。我们坐在加拿大温哥华会展中心(Vancouver Convention Center)上层的沙发中进行会谈,当时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会向这家极具势力的公司发起挑战的战士。他的个子并不高,圆圆的脸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还留有一头短发。帕瓦很有礼貌,会给人一种低调朴素的感觉,他的笑容也很有亲和力。现年 35 岁的帕瓦比扎克伯格年长 4 岁。

帕瓦表示他在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将矛头指向 Facebook,但 Facebook 却介入了他和印度电信运营商之间的抗争。

一直以来,印度电信运营商都在对监督部门进行游说,它们希望后者可以制定条例,以便向网站所有者收取接入费用。更让人忧心的是,它们针对不同网站所制定的费率并不相同。在这样的机制下,电信运营商将会占据权力高地,它们的仲裁有可能会决定网站在印度的生死存亡。一旦运营商的请求得到满足,它们可以自由地对网站的接入速度进行限制,进而造成一些网站的载入速度被大幅拉低,另一些网站的载入速度则被大幅提升。此外,一些特定的服务(例如互联网电话)甚至有可能被强制停止,网站运营商需要向电信运营商请求授权。这类条例无疑是对「网络中立原则」(Net Neutrality)的一种冒犯,目前网络中立原则已经被世界各地广泛认可。如果新成立的网站必须得到电信运营商的允许才可以上线,我们的创新及表达自由度将会被严重损害。

「为网络中立原则而战就是为互联网的自由而战。」帕瓦斩钉截铁地说道。

电信运营商的游说似乎起了作用。一年多以前,印度的电信监督部门计划推出一系列以保障电信运营商利益为宗旨的条例。帕瓦正是看到这些条例才开始行动的,尽管此前他也曾经就互联网审查问题领导过抗战。

「我们意识到了互联网正在变质。」帕瓦表示,「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关乎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

帕瓦开始向自己的朋友发起号召,随后他的朋友又开始号召其他朋友。不就后,他们就集合了一个以博主、记者、律师、企业家、技术人员以及政策专家等群体为主的队伍,其中更是不乏知名人士。

这个队伍的目标非常简单:他们希望号召群众向印度的运营商监督部门发送 15,000 封电子邮件,以宣告自己对上述条例的不满。仅在 12 天内已经有超过 100 万名群众向监督部门发送了邮件,并敦促后者支持网络中立原则。此前印度规章制度的制定过程一直处于民意的真空状态,因此这次抗议无疑是一次史无前例的事件。「这起事件的参与人数已经远超我们的想象。」帕瓦坦言。

尽管如此,但帕瓦和他的团队并未取得最终胜利。事件发生后,印度的监督部门经历了 8 个月的沉默期,他们并没有明示自己的执政方针。就在此时,Facebook 带着它的提议跳了进来,它所提议的正是「Internet.org」计划。

「实际上在 70% 的时间里,我们的针对对象都不是 Facebook。」帕瓦说道,「我们的针对对象是印度的电信运营商,但 Facebook 却非要来趟这趟浑水。」

帕瓦表示自己对于免费的互联网接入服务万分支持,但他并不希望用户所接入的网站存在限制,更不希望由一家私人公司来掌管印度互联网发展的大门。

接踵而来的是印度内部人口之间的斗争。Facebook 在「Free Basics」计划的宣传上投入了数百万美元,而帕瓦和他的队伍则联合了一些国会议员、艺人及电影明星,他们向一些支持「Internet.org」项目的大型本土互联网公司施压,希望它们能够放弃对这个项目的支持。

在去年 4 月份,扎克伯格介入了这起事件并激情澎湃地为「Internet.org」项目发起了辩护。他表示这个项目并没有违反网络中立原则。尽管如此,反对的声音还是此伏彼起。直至去年 9 月份,印度的监督部门表示它们将会反对 Facebook 的项目。随后 Facebook 对项目的规则进行了调整,并将其重命名为「Free Basics」。Facebook 甚至还投入了更多的广告资源,双方的战火演变得更为激烈。

帕瓦在今年 2 月初来到了美国进行巡回演讲。就在这个时候,印度电信管理局(Telecom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India)决定和帕瓦站在同一战线,并禁止了「Free Basics」服务的进入。

而就在上一周于巴塞罗纳(Barcelona)举行的全球移动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上,扎克伯格表示自己对于印度当局的决定感到非常失望,并承认这是一次重大的挫败。但与此同时,他也郑重宣布自己将会继续推进「Internet.org」项目,并针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进入方式。

帕瓦表示自己认可 Facebook 希望为世界提供更广泛的互联网接入服务的目标,但这个目标的实现不应该以牺牲网络中立原则作为代价。「我们为什么必须要在广泛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和网络中立原则之间作出选择呢?」他不禁问道。甚至还有一些群体想出了无需设置接入限制即可提供免费数据接入服务的办法,对此帕瓦进一步补充道:「谁又有限制人们接入到互联网的权限呢?特别是面对那些新的网络用户,我们更应该让他们自由自在地在互联网的世界中漫步。」

帕瓦表示,这场抗争的主要原因在于印度的互联网群体已经拥有了更强的意识,他们的参与无疑已经让印度的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具活力。

「这一切的努力都是自发的。」他说道,「每位参与者都希望能够捍卫自己的自由。现在印度的每一个人对于网络中立原则都抱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也明白其中所牵涉的风险,以后印度的互联网政策将不会再以民意真空的方式制定。」帕瓦所创立的非政府组织「互联网自由基金会」将会确保民意得到尊重。

文章来源:Forbes,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推广

VR人-创见全新垂直站 ,最有趣的原创内容VR小站,有趣得与众不同。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