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新生活 新科技 新零售」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号外!号外!高科技可能有助于人们在未来合法嗑药!

科学家预测未来新型技术将投入大规模大麻种植中,未来飞叶子将会像打开冰箱拿出一听啤酒牛饮而尽一样简单。目测届时我国民谣歌手将迎来创作上新的春天。

2014 年,我走进博尔德的一家药房,医生给我开了一副处方药,托他的福,我经历了一段特别超现实的体验。两年前,科罗拉多人民投票支持将大麻的娱乐用途合法化——反映了美国对待毒品态度惊天动地的转变。仅仅是在两代人的更替过程中,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社会主体占比就从 12% 剧烈增长到 58%。在这期间,我们看到大麻市场和新科技的兴起,以及从烟草常态化之后迎来的又一次具有革新意义的解禁。

然而与此同时,因毒品而丧生的美国人数正在不断攀升。药物滥用已经对 2100 万余美国人产生了不良影响。过度使用药物——尤其是使用海洛因和其他一些镇静剂——目前已经成为美国位居前列的意外死亡原因了,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交通事故死亡事件是跟醉酒相关的。

一方面,我们渴望爽翻天的感觉;另一方面,我们需要使用措施来保护自己和所爱之人。科学家和企业家正致力于研发新的产品和科技,用于确保毒品和酒类的使用比现在更安全,并且更让人感到满意。如果你之前还不知道未来世界里人们都是如何获得快感的,那你现在就要知道了。

1. 大麻的种植将会采用高新科技

大麻种植者长久以来使用的都是老式的培植技术——将两种植物杂交,选取其质量最优的后代——来制成效力更猛的药品。但是由于大麻的种植场地从曾经用于防御灾害意外的地下室迁移到如今的大面积开阔空地,可以想见,种植者所使用的基因种植技术也应该有所微调,来适应环境以便制成更好的药物——培植者当然希望长出来的植物尽可能多地所具备自己想要的品质,那些不想要的特性尽可能少。

毛格里·福尔摩斯是 Phylos 生物科学公司的首席科技官员,他工作的公司是一家研究大麻属类基因的初创公司。毛格里认为种植者未来会使用高科技来培育低效力的大麻——将四氢大麻酚的量从 30% 减少到 4% 的样子。

「培育技术渐渐不再做表面文章,而只是专注于满足瘾君子的要求。」他说,相较于目前种种可以获取的亦或是空谈所提的大麻,「平常人对于大麻只是想浅尝辄止,但是通常他们都会控制不好剂量最后嗑得跟狗一样。大麻合法化的前提应该是人们有能力选择自己的飞大的程度,就像选择是喝红酒还是啤酒一样。」


但是高科技培育出的大麻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让人陷入一种激进主义的嗨。在菲利普·狄克所著的科幻小说《银翼杀手》(又名《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中,谈到了一种能允许人类自行选择自己的感受的设备:情绪器官。大麻的未来可能跟这个很相似,毛格里说。如今大麻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卖家以不同大麻所能带给你的各种情绪为噱头,进行营销。毛格里通过在 Phylos 生物科学公司对大麻属基因的分析,希望有朝一日,市场上能售卖具备让人们感到镇定或富于创造性甚至是产生饥饿感等一系列特定功效的大麻。

2. 一片药丸就能安抚你的焦虑

科学家长期寻求能够减轻或转化酒精中毒现象的混合药物,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高级科学顾问亚伦·怀特说。在 20 世纪九十年代,他当时在念研究生,每一个人似乎都认定 Ro15-4513 是可以对抗酒精中毒的那副药。当时有一个画面被疯传,他说,一个醉醺醺的小白鼠仰躺着,两脚直愣愣地朝上抻着,旁边是一只服用过 Ro15-4513 后看上去健康的小白鼠。不幸的是,实验结果发现 Ro15-4513 可能有诱发癫痫的副作用。

今天,又有另一个满载众望的药物出现了:二氢杨梅素,又称 DHM。它是可以从亚洲本土特定一种葡萄树上提取的化合物。中国人几百年以来都在用这萃取物来缓解宿醉之苦。通过对小白鼠的实验,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物质可以减轻酒精中毒的部分症状,还可以保护胎儿以免其在母体内被动吸收酒精。但是我们还是得谨慎一些,怀特说。DHM 看上去阻挡了酒精对人脑某个接受器的一切影响。在饮酒后这个接收器会导致人体产生一些非常明显的醉酒信号:困意、失去平衡、断篇、休克。这有很大风险,怀特说,DHM 只是会让人们感觉不到自己醉酒,而不是去真正地让人们清醒,这很可能给人们带来潜在的灾难性的影响并且使人们对自己身体受损程度产生误判。

3. 钻法律的漏洞将会变得易如反掌

《毒品 2.0 时代:网络革新将会改变未来人类获得快感的方式》的作者麦克·鲍尔说,自打互联网出现的那一刻起,毒品交易就与之交织发展。事实上,网上第一次售卖行为就发生在 1972 年——一袋大麻的交易。如今,黑市(并未公开显示在搜索结果中的互联网的黑暗角落,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犯罪交易发生地点)为毒品交易提供了市场。互联网同样还给人们提供机会得以自己设计、生产并分销大麻之类的商品。合法的药品和非法的毒品之间的化学界限玄之又玄。在麦克·鲍尔的叙述中,鲍尔使用互联网下单预购了中国实验室生产的合法兴奋剂,这类兴奋剂是通过一种叫苯甲吗啉的药品制得的,据说是披头士乐队的心头好。

如果互联网让执法机构对毒品交易行为无从下手,那新科技的出现可能会完全抹去人们毒品交易行为的痕迹。2015 年 5 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拿大肯高迪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宣布他们研究出了一个发酵物,能模仿罂粟花生产鸦片的生物化学过程。《坚不可摧的大脑:对成瘾行为革命性的颠覆理解》的作者迈亚·塞拉维茨,同时也是一位记者说,这种酵母会潜在地将全家人的饮食材料都转化为吗啡。用不了太久,人们将能够自己在家种植鸦片了。

4.止痛药的危害将会大大降低

科学家为什么要用酵母制作鸦片?尽管还有其他的原因,但主要是因为研究者们希望,对鸦片制造过程的透彻了解能更好地帮助人们正确使用止痛药,减轻人们的成瘾现象。

美国马里兰大学药剂专业的教授安德鲁,正是努力想要改变鸦片制剂对大脑内阿片受体作用方式的积极分子。人脑里的接收器(或者说受体)有很多种,但是所有的接收器都不偏不倚地核准鸦片制剂到达一个叫 μ 受体的部位。在 μ 受体内,止痛药有两种活动路径——一种是触发瞬时止痛效果,另一种是提示身体适应药物。第二种路径容易让人产生药物依赖。

安德鲁致力于研究能到达不止一个接收器的止痛药。这种研究方法叫作「多重药理学」,是基于不同接收器会相互调试效果这一理论展开研究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既享受止痛药的药效又不会对此上瘾。另外一种方法是让到达 μ 受体内的药物不触发第二种路径,仅仅是产生止痛效果而已。终于,研究人员研究起了一种新型止痛药,完全不会进入阿片受体。不幸的是,这些止痛药的许多药效都是陷阱。比如科学家们在箭毒蛙的分泌物里发现一种有潜力的新型止痛药,但是不久后他们就发现该药物虽然不会进入阿片受体,但是会进入烟碱受体(又称尼古丁受体),也就是说,它也可能有成瘾性。「当然,它不会有鸦片那么强的成瘾性,」安德鲁说,「但是这项新发现如果投入应用的话,将会打开另一个潘多拉的邪恶魔盒。」

文章来源: TheAtlantic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王梦璇 编译 译文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