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等待新的科技故事 」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阿里首告售假店主索赔140万:打不掉的线下鬼店将挨个告到底

据悉,阿里巴巴目前已经准备了一份超长起诉清单,计划以违背合同约定、侵犯商誉为由,不惜一切代价对售假店主展开持续追偿。

新年伊始,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店主案引发全社会关注。阿里巴巴将平台上一家曾出售假冒手表的网店店起诉至深圳市龙岗区法院,以「违背平台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索赔 140 万元人民币。

阿里巴巴表示,一个事实是,电商平台本身并不产生假货,但在线下源头短期难以肃清的前提下,国内所有电商平台每天均在禁受经济和商誉上的双重损失。据悉,阿里巴巴目前已经准备了一份超长起诉清单,计划以违背合同约定、侵犯商誉为由,不惜一切代价对售假店主展开持续追偿。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打假需要社会综合治理,而不是依靠单一企业的努力,此类起诉行为,一旦结合主动排查和大数据系统,成为系统化、持续性的行动大规模展开,加之动辄几百万元的索赔,无疑会成为投向制假售假者的重磅「紧箍咒」。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 (花名「灭绝师太」) 对记者表示,「该案系被阿里巴巴大数据发现,已被警方立案,但我们不仅要把不法分子送进监狱,还要在法律框架内用民事手段继续追偿,让其出了监狱也不敢死灰复燃。」

案发前,湖北籍男子刘某落脚于深圳某花园小区,开了一家淘宝店,并实际控制了王某注册的另一家淘宝店,专门销售施华洛世奇手表等。

表面上,刘某的小生意红红火火。但通过大数据排查,阿里巴巴发现刘某销售的施华洛奇手表存在假货嫌疑,并启动「神秘抽检」,邀请神秘买手购入后交给「施华洛世奇 swarovski」品牌方进行鉴定,并证实存在包装不符、做工粗糙、颜色异样等诸多问题,确系假货。

2016 年 8 月 10 日,阿里巴巴联合品牌权利人,配合深圳市罗湖区警方开展行动,查处了刘某位于深圳的经营及居住场所,当场将其控制,查扣 125 块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以及 2 枚假冒施华洛世奇公章等,涉案价值近 200 万元,后深圳公安立案处理。

「我们每年花 1 个亿的真金白银进行神秘抽检,就是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郑俊芳表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原来蛰居在线下销售的假货也开始向网络蔓延,为此阿里巴巴每年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大数据打假系统每天 24 小时不停歇在全网扫描商品信息,并在去年年底组建了平台治理部,专门有 2000 多名员工全职负责打假,另有 5000 名社会志愿者积极参与打假。

然而,即便在这样的高压打击下,仍然有极少数售假分子铤而走险。郑俊芳表示,这不仅违背了平台与店铺《服务协议》中明确约定——不得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它合法权益的商品,也客观上破坏了阿里巴巴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商誉和消费者信任,更为关键的是一些不法分子交完罚款、坐完牢又会死灰复燃、重蹈覆辙,甚至其本人受到处罚,但其家人或者利益相关方仍在继续制假售假。

郑俊芳表示,从新一年开始,阿里巴巴不再只是自己打假,还要践行「打假国家队」的职责,联合全社会力量一起向假货宣战,穷尽法律框架内一切追偿手段让不法分子闻风丧胆、望而生畏,「让他们不但不敢在阿里巴巴卖假货,也不敢跑到其他电商平台或者线下市场卖。」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阿里巴巴目前已经准备了一份超长起诉清单,计划以违背合同约定、侵犯商誉为由,不惜一切代价对售假店主展开持续追偿。本案作为第一案,目前已经诉状递交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等待法院立案,售假店主刘某被索赔 140 万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对于被诉店铺的消费者而言,阿里巴巴也将按照平台相关规则协助其对商家发起维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研室主任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肖志远认为,传统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诉讼周期长、举证责任重、民事赔偿额度低、刑事责任追究难且刑期较短,电商平台通过合同前置,在合同中明确约束商家不得售假不失为一种直接手段,并借此对不良商家开展违约诉讼,有利于将纸上的知识产权保护落实到行动。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周辉认为,通过诉讼将进一步增加了售假者的违法成本,拓宽打假机制、提高全社会打假的震慑力。
*头图来自 TECH2IPO/创见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