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等待新的科技故事 」

京ICP备14046667号

你真是个「好人」啊,今年还是没有情人节可以过吧?

别一辈子当好人了。讲真。

半小时已经过去了。

我依然坐在车里,等待着我患有「拖延症」的朋友的到来。

我开始生气,甚至有些愤怒了。

但当她发短信说「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到了!」的时候,我依然回复她「别着急,慢慢来。」

还加上一个笑脸表示我真的不在意可以耐心等。

我真是恨透了这种当滥好人的感觉。

「好人」与「滥好人」

多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让自己太过于想当一个「好人」。做个「好人」并不是一件坏事,从心理层面讲,这意味着你善解人意而且爱好和平。这可能很伟大,但也可能很虚伪。

作为一个「好人」,我非常容易同情和理解别人。但换个角度说,这也意味着我比一般人更渴望别人的同情和理解。我对别人好是希望他们也对我好,这是我在小学时就已经学到过的事情。我想做一个「好人」是想要让别人更加喜欢我,满足我的自恋需求。即使我并不关系或者喜欢一些人,我仍然想让他们喜欢我。

因此,我常常会做一些好得过分的事情。比如我会答应别人一些我其实并没有时间做的任务,我会同意休战哪怕这将带给我伤害,我还会假装同意一些我根本不同意的意见。我以爱与被爱的名义同意这一切,因为我觉得,取悦他人会让我变成「更好的人」。

在《如何说不》这本书中,社会心理学家 Susan Newman 告诉我们:「随时随地准备着答应和满足别人的条件似乎会让我们变成一个好人。但事实恰恰相反,它让你感到紧张和焦虑,让你成为一个懦夫。」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问题是如何形成的。当你开始习惯于取悦别人,你很快就会忘了自己真正喜欢和想要的是什么。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滥好人」常常会变得犹豫不决——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他们太重视别人的看法。

「太好」反而会适得其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多数人其实都挺讨厌「滥好人」的。《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在 2010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观点。当研究人员要求测试者进行一项包含了团体和个人奖励的竞赛,借以观察他们对自私和慷慨的人的态度。你或许会以为大家都会喜欢那些慷慨的游戏者,但事实恰恰相反:

那些过于无私的成员(他们往往付出最多,但索取得最少)反而会成为大家群体攻击的目标。为排除不可预测因素对实验的影响,研究人员之后又进行了两次重复试验,同样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为什么大家会讨厌这些游戏中的「好人」呢?研究指出了两个原因。首先,研究人员认为这些所谓的「好人」会让其他人感到自己不足够好。其次,其他人也会认为这些「好人」由于太过坚持礼貌成为了游戏规则的破坏者。他们太过坚持讨好别人而忽略了竞争,所以其他人会想要把他们赶出去。努力做好人,其实会让别人对你更坏。

这项研究不仅被游戏证明了,2011 年,美国圣母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滥好人」的收入明显低于那些不是「滥好人」的人。其中男性「滥好人」的收入比不是滥好人的男性低 18%,女性「滥好人」的收入则比不是滥好人的女性低 5%。研究显示,女性在满足和取悦别人这一特质上被人的接受程度比较高,因此不同性别的「滥好人」被人们接受的程度差别很大。或许成为滥好人不完全是你的错,但其中肯定有你的一部分原因。

另一项研究显示「滥好人」往往会比普通人更加敏感,在遇到消极情绪时更容易放纵而不是去处理情绪。

更加讽刺的是做滥好人会让你逐渐丧失判断能力。滥好人很容易陷入所谓「群体思维」,逐渐放弃独立思考而一味附和大家的意见。尤其是当群体当中有太多滥好人的情况,群体就很容易丧失创新能力。

如何停止做滥好人

让自己停止做滥好人的最终方法是尽量少的附和别人,对于别人不喜欢你或者和别人产生分歧采取不在乎的态度。这就是你做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像《学习生命》那段视频当中提到的:

为了成功取悦别人,我们只能放弃坦诚表达自己导致他们不开心的风险。但真正的成功来自一个人对于自己的安全感,想要在社会上生存下去,我们就必须让自己承受交不到朋友的风险。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你已经做了好多年滥好人了,想要改变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你必须改变。如果你还只是一个实习生,那么做个滥好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当你变成了一个每天需要作出大量决策的领导者,相信我,做滥好人一定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制订了一些具体的改变方法,当然,这些是对我有效的方法, 你可能还需要摸索其中哪些对你真正有用。

把每次互动都看成是挑战

跟自己的人性做斗争是困难的,但这是种非常有用的锻炼。通常我不会随便地反对别人,尤其是陌生人和我不太了解的人,这是一种习惯。为了克服这个习惯,我试着把每次和陌生人的交流都当做一次打破这种习惯的机会。

比如最近一次我乘坐廉价航班时,邻座的乘客向我抱怨说座位不能放倒,乘务员也非常粗鲁。出于本能我倾向于同意他的意见,但我找到了一个不同的看法:「这可能就是这个航班这么便宜的原因吧,我们花的钱少呢。」对方微笑着同意了我的意见。

这听起来似乎不算什么,但这样微小的动作却增加了我的自信,让我变得更加主动。在一般人看来这似乎是个疯狂的举动,但对于一个「滥好人」,这样的行为却是很大的进步。这样的挑战让我在日常对话中反对别人时变得更舒服。

注意你的用语

使用什么样的语言是很重要的。滥好人通常会率先跟人道歉,即使自己没做错什么也要先说「对不起」,即使没有感到难过的时候也要对对方说「真是太糟糕了」。当别人跟我说「谢谢你」的时候,我通常会回答「没什么的,下次有事还来找我哈」。

我开始注意我的语言,用感谢替代道歉,用「很高兴帮助你」替代「有事儿您说话」。其实一点儿都不难不是么?

另一个策略是记住没什么人真的在意你怎么说。大家都在努力担心自己的遭遇,在努力做自己的事情,人家并不觉得你有那么重要。这是对你自己的一种解放,你可以放心做自己。

当然我也不是让你走向另一个极端去做个让人讨厌的混蛋,这两个极端之间有很大一段灰色的区域,我相信你可以在实现自我价值和做个友善礼貌的人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点。

来源:lifehacker

标签: 滥好人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