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等待新的科技故事 」

京ICP备14046667号

再度起风,分时租车业务可以实现腾飞吗?

共享单车的热度尚未消退,分时租赁汽车的风潮却已来袭。这一次,分时租车业务真的可以实现腾飞吗?

如果说共享单车解决的是「最后 3 公里」的难题,打车应用解决的是「最后 30 公里的难题」,那么在 30 到 100 公里之间的出行需求应该由谁来解决呢?在这个区间内,叫车的费用显然偏高,公共汽车又缺少便捷性,开车似乎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然而在汽车限购限行和保养费用高昂的大背景下,想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解决这个需求痛点,分时租赁汽车服务应运而生,并由此上线了不少移动端 app。我们不妨基于极光大数据所监测到的相关 app 的运营状况及用户画像,结合分时租车的运营模式来看看这个市场究竟如何。

分时租车业务在国内其实并不新鲜:早于 2011 年,以安飞士为代表的企业就已经提出过分时租赁的概念。随后几年内,以 CoCar 和宝驾租车等平台为代表的分时租赁企业开始涌现。到了 2015 年,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再一次让整个行业蠢蠢欲动。

(图片源自网络)

巨头未生,分时租车业务呈「百家争鸣」之势

和以摩拜单车和 ofo 为代表的自行车共享平台相似,分时租车平台所提供的也是便捷出行服务,依赖的更多是手机端的使用环境。用户下载相关平台应用后,上传身份证和驾驶证照片并交付押金即可使用。

与神州租车和一嗨租车等平台半天或者一天起租的模式相比,分时租赁的优势在于用户可以根据实际使用的里程和时间来支付费用,同时不必到线下支付押金,租后只需把车停在公共停车位或者指定位置即可。换言之,分时租赁的切入点在于即借即还的边界服务和灵活的计价机制。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平台)

由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在 PP 租车、凹凸租车、即行 car2go、Gofun 出行和绿狗租车这五款主流分时租赁平台中,即便是渗透率最高的 PP 租车也只有 0.037% 的市场渗透率,显著低于主流租车平台神州租车 0.229% 的水平。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平台)

在用户画像方面,极光大数据 iAPP 显示,4 款主流分时租赁平台的用户都以男性为主,即便是女性用户占比相对较高的 car2go 也只有 14.45% 的女性用户,其余 3 款应用的男性用户占比都在 90% 以上。

目前各分时租赁平台正在全国各地加紧布局,以便抢占市场先机。据《法制晚报》报道,目前分时租赁汽车已经在国内十余个城市上路:Gofun 出行在北京储备了上千辆共享汽车;由上汽集团与 EVCARD 合资成立的环球车享在上海投放了约 6,500 辆汽车供人们出行使用;广州和深圳等地也有 EVCARD、驾呗、即行 car2go、途歌 TOGO 等平台参与布局。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平台)

从极光 iAPP 监测平台平台提供的数据可以发现,PP 租车、Gofun 出行和绿狗租车都有大量用户分布在北京,其中绿狗租车的北京用户在总用户群体中的占比更是高达 59.41%。作为 car2go 在国内的首个运营城市,重庆的用户量占据了 38.61% 的比例。凹凸租车的用户在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这四个一线城市中的分布相对比较平均。

由此可见,目前在分时租车业内还没有出现足以牵引整个行业的巨头,整体格局正呈现「百家争鸣」之势。

(图片源自网络)

前景看好,但制约因素同样显著

在去年 10 月发布的《2018 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中,罗兰贝格指出中国已经形成了 625 亿美元的共享经济市场,并保持 54% 的高速增长。据罗兰贝格预测,中国共享经济市场有望在 2018 年达到 2300 亿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将由 33% 提升至 44%。

由此可见,汽车共享出行服务将会成为规模无可限量的新蓝海,切中了市场需求痛点的分时租赁汽车业务完全有机会在其中畅游一番。随着汽车厂商和互联网企业纷纷入局,分时租赁行业必然会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高潮。但遗憾的是,尽管理想无比丰满,现实却依旧骨感。

作为一个经营项目,分时租车平台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收益问题。即便是目前发展得如火如荼的自行车共享平台也没能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分时租车平台能提供更好的答案吗?

分时租车平台的运营成本主要来源于几大块,包括车辆的购置和维护费用、充电桩的建设费用、停车和调度费用,以及人工成本和推广费用等等。在重重成本的拖累下,国内绝大多数分时租赁平台目前尚处于亏损状态。

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是北汽新能源和富士康集团旗下的上海鹏瞻投资有限公司联合创办的汽车租赁公司,绿狗租车服务正是这家公司的出品。这家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范永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分时租车业务最大的难题在于高昂的停车成本。

大城市每月动辄几百上千元的停车费用难眠会让企业感到不堪重负,充电桩的建设以及和停车场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也会让平台产生无力感,这些都是平台网点在城市铺开时所遇到的巨大阻碍。

据范永跃透露,一辆车如果每天有 4 到 5 单的业务即可实现收支平衡,但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实现。目前绿狗每辆车的平均订单只有 1 到 2 单,主要收入贡献还是传统的长租业务,约占据总体业务份额的 70%。这个结果或许和分时租赁平台的初衷相违背,但也是苦于成本无法覆盖的无奈之举。

此外,高低峰时段的调度、公车私用、恶意破坏以及牌照等问题也是分时租赁平台所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对于选择先跳下悬崖再打造降落伞的创业公司而言,谁先找到解决方案,谁就能优先在这片沃土中驰骋。

本文作者 阮嘉俊,首发于创见,文中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平台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