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等待新的科技故事 」

京ICP备14046667号

在争议中跑步前行,拍照搜题类应用是利是弊?

有了「拍立得」的拍照搜题工具,还有什么难题是解决不了的吗?

最近,关于「学区房」的讨论又一次引燃了网络。面对近乎恐怖的价格,人们在连声感叹「买房难,买学区房更是难上加难」之余,也不忘调侃一句「甚至连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也买不起学区房」。学区房的价值依托在于周边的教育资源和环境,其价格的飙升更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直观表现。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在线教育所承担的正是让教育资源的配置更加公平的任务。在 2017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及「在线教育」的字眼,并提出将会「扩大数字家庭、在线教育等信息消费」。顷刻间,「在线教育行业风口再现」的论调开始在各大媒体平台上流传,众人都盼望着政府的引导和投入可以让这片领域迎来新的曙光。

「在线教育」的概念其实并不新鲜。早在这个概念风靡之前,各类以视频为载体的网络课程可谓是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互联网 +」理念的诞生,嗅觉敏锐的资本纷纷涌向基于移动端的在线教育领域,以 app 为载体的在线教育产品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基于极光大数据 iAPP 的监测平台,我们不妨来看看在线教育市场对于主流拍照搜题类 app 的反应。

切中痛点:快速成长的拍照搜题类应用

K12 教育是一片满布着暗流和漩涡的蓝海。在规模上,这片市场拥有足够多的用户群体,且用户对教育产品的需求相对旺盛,每天的使用频率也比较高。而另一方面,由于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自然也异常激烈。当战火蔓延到移动端时,只有成功切中用户痛点且使用体验足够便捷的产品才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

「只要用手机拍下题目、点击搜索,答案和解题思路就会立刻呈现。」这正是拍照搜题类应用所主打的魔幻功能。这个功能的实现需要满足两大条件:图像识别技术和搜索引擎技术的结合以及一个海量题库。只有在这两大条件的支撑下,用户才有可能获得「即拍即有」的便捷使用体验。

俞敏洪曾经断言,在线教育平台和工具创业项目有 99% 都会失败。而作为拍照搜题类应用的代表,作业帮、小猿搜题和学霸君显然不在其所断言的行列。即便是面向竞争高度白热化的 K12 教育市场,这三款应用也没有被淹没在洪流之中,反倒成功切中了许多中小学生和家长所面临的一个痛点。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

由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作业帮的渗透率高达 7.58%,在同类别 app 中以绝对优势占据首位。排在第二位的是小猿搜题,其渗透率也达到了 3.45%,而学霸君则以 0.89% 的渗透率排名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和 16 年初相比,作业帮和小猿搜题在渗透率上均实现了幅度较大的增长。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

由于主要面对 K12 教育市场,这三款拍照搜题类 app 的用户群体主要为中小学生和家长。由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三款应用的用户均以女性为主,且年龄处于 15-19 岁之间的用户占比最高。

(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iAPP 监测平台)

在城市分布上,重庆用户在作业帮和小猿搜题这两款应用中均占比第一。除了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以外,成都、郑州和天津在拍照搜题 app 中也有着较高的用户占比。

争议不断:拍照搜题光环过于耀眼的教育平台

「如果能给所有的上学的孩子们,提供一个专属的贴身的辅导老师,那该有多好。」正是在这个美好愿景的支撑下,侯建彬创立了作业帮。只是当时侯建彬恐怕不会想到,自己的产品在赢得市场青睐的同时,还会饱受舆论的冲击。

人们似乎总会对「过犹不及」的观点带有天然的倾向性。在不少家长和老师眼中,过于便捷的答案获取体验并不利于孩子独立思考能力的养成,甚至还有人把拍照搜题模式和抄袭答案的行为直接划上等号。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拍照搜题功能从来就不是这类平台的全部,其背后还隐藏着一系列功能。

只要打开作业帮和小猿搜题的界面,你会发现除了拍照搜题功能以外,「一对一答疑」和「名师辅导」等栏目也占据了比较显眼的位置。换言之,这两款应用更多其实是一个链条完整的教育类平台,而拍照搜题功能更多只担任流量导入的角色。

在用户通过拍照搜索一道题后,应用平台会列出题目所考察的知识点,并根据考点给出相类似的题目。除此之外,应用还会向用户推荐相关课程进行变现。在侯建彬看来,在线教育平台的当务之急是「把好的内容让孩子们更乐意接受,花费更少的时间和更少成本的方式惠及更多的人群」。

教育讲究的是因材施教。但在教师和学生数量不匹配,教育资源分布缺均衡的今天,因材施教已经成为了一个过于奢侈的理想。尤其是在应试教育和产业化盛行的大背景下,许多孩子距离成为一个「充满灵魂的个体」的目标已经渐行渐远,逐渐被打磨成为了「标准化生产的工业产品」。

随着在线教育平台和大数据技术的普及,未来孩子们的每一个操作行为都将转化为数据而被保存下来,老师则可以根据这些记录分析出每一个学生的特点,从而有针对性地向学生提供帮助。在这个背景下,孔子所期盼的因材施教盛世或许将如愿而至。但在此之前,如何引导孩子用好现有的工具恰是眼前最为迫切的问题。

本文作者 阮嘉俊,首发于创见,转载请注明出处;文中数据来源:极光大数据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