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新生活 新科技 新零售」

京ICP备14046667号

在2007年被判死刑的微软是如何在10年后重新成为一条好汉的?

十年之后。

近些日子来硅谷初创企业 Y Combinator 联合创始人 Paul Graham 2007 年发表的一篇题为《微软已死》(Microsoft is Dead) 的文章在网上重新流传。当年这篇文章颇受瞩目,格雷厄姆认为,虽然微软还在赚钱,但已经没有人再害怕它了(Graham argued that while Microsoft was still making money, no one was scared of it anymore.)。

但上周五,微软短暂夺回了全球市值最高上市公司的桂冠,自 2002 年以后微软就再也没有获得过这个「荣誉称号」了。虽然周一收盘时,该公司又下滑至第三位,落后于东山再起的苹果 (Apple) 和正在崛起的亚马逊 (Amazon),但近一段时间里这三家公司基本上都在争夺第一的位置,讨论微软到底是在第几名已经没有必要,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再忽视它。

鉴于 Graham 的这篇文章再次被刷屏,Graham 在 Twitter 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与他交谈过的创始人们仍不认为微软是竞争对手,但他也承认微软现在的状况更好了。

微软的复兴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 2014 年初,当时说话风格更温和的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取代了史蒂夫·鲍尔默 (Steve Ballmer) 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

在鲍尔默的领导下,微软的股价基本没什么变化。但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的股价表现一直好于标准普尔 500 指数 (S&P 500)。纳德拉于 2014 年初接掌微软首席执行官当天微软股票股收于 36.35 美元。而本周一,微软的股价已经涨到了 113 美元以上。

妙手回春

以下是纳德拉的领导帮助微软重回巅峰的几个具体办法:

从「Windows 为先」到「Windows+」。老微软痴迷于将 Windows 操作系统作为所有计算体验的中心,尽管这个举措有时会妨碍客户的需求。

然而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将 Windows 留给了智能手机,并为苹果和 Google 控制的移动操作系统带来了更强大的功能。它的工程师为开源软件项目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而且该公司经常在开源许可下提供自己的软件。虽然它仍然是一个 Windows 公司,但它已经在云计算、Windows 10 甚至在专利实施领域拥抱了开源 Linux,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移动为先云为先。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已经从一个普通的公共云资源提供商转变为行业绝对领导者 AWS 极具竞争力的挑战者。虽然在鲍尔默的领导下,微软在云计算领域非常活跃,但纳德拉将云计算作为一个更高的战略重点,并改善了销售人员的薪酬,以确保客户最终使用微软的云服务。

纳德拉通过披露商业云计算业务的季度财报来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力,这些收入包括在业界知名的微软智能云的「三架马车」,Azure、Office 365 和 Dynamics 365,以及被收购 LinkedIn。

尽管云计算业务耗费巨资,但他在资本支出方面保持稳定,这使得微软有在全球开设许多数据中心的可能。

Griffin Securities 分析师 Jay Vleeschhouwer 在 10 月份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在微软 2019 财年,Azure 将产生 128 亿美元的营收,超过 Vleeschhouwer 对微软本财年整体营收预期的 10%。

对合作伙伴更加开放。在继续与 AWS 竞争客户的同时,微软也在努力使自己不那么具有威胁性,而更多地把自己描述为成为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上周在瑞士信贷 (Credit Suisse) 的一次会议上,微软执行副总裁 Jason Zander 被问及微软 Azure 的独特之处时,Zander 指出 Azure 产品组合的广度,以及它与公司现有的数据中心协同工作的能力。他还谈到了微软如何看待自己的客户:

「我经常告诉潜在客户和合作伙伴的一件重要事情是,我们不是你们的竞争对手,」他说。「我们是来帮助支持你们的,在这个世界上,我想我接触过很多客户——他们不想一方面从供应商那里获得技术,另一方面反过来又得和这个供应商处于竞争关系。」

纳德拉执掌微软后,微软也愿意搁置长期以来的竞争形象。它与 Dropbox、Red Hat、Salesforce 甚至亚马逊 (Amazon) 等竞争对手建立了合作关系。

减少对个人信息的依赖。在一些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谈到监管大型科技公司时,微软基本上没有受到最强烈的批评。尽管微软仍通过其必应 (Bing) 搜索引擎和 MSN 系列网站拥有在线广告业务,但其核心业务却在别处。这意味着微软收集和存储用户数据的动机不那么明显。

相比之下,Facebook 的股价今年大幅暴跌,因为此前该公司在如何使用和保护用户信息方面被爆出大量问题和丑闻。

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 和 Google 的早期投资者 Roger McNamee 接收 CNBC 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微软将拥有巨大的优势,除非他们也被爆出在使用数据方面有重大问题。」("I think that until Microsoft has been caught doing something really bad with data, they have a huge advantage.")

内部的克制和谨慎

Don Dodge 是少数在 2007 年发表文章挑战格 Graham 「微软已死」论点的人之一。Dogde 在加入 Google 之前,曾在微软担任 5 年的业务开发总监。道奇对 CNBC 表示,微软在 2018 年肯定不会死。

Godge 将 21 世纪头十年微软在股市表现不佳归因于两个问题:比尔·盖茨 (Bill Gates) 的离开,以及美国司法部 (U.S. Justice Department) 针对微软的反垄断案的影响。

Dodge 说「内部的克制和谨慎压倒一切。」("The internal restraint and caution was overwhelming.")

「史蒂夫·鲍尔默离开微软后,股市开始重新审视微软,」Dodge 表示「萨蒂亚·纳德拉真的没有在产品方面做出多大改变,但他确实改变了人们的看法。Azure 现在是第二大云提供商,在未来有可能成为第一。这只是简单地将以往的微软客户从本地服务器转移到 Azure 云服务器,但其影响是巨大的,无论是从收入还是从市值来看。」

*本文编译自 CNBC,原标题 How Microsoft bounced back,作者 Jordan Novet,译者 Eric Lee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