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新生活 新科技 新零售」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微软CEO纳德拉坦诚他很喜欢游戏《文明》 还谈了他对Xbox和云游戏的看法

可惜在现实中并没有作弊码可以在瞬时改变局面。

我们很难在报道中找到微软现任 CEO 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是个「游戏玩家」的事实,尽管微软旗下的 Xbox 及游戏部门在全球游戏行业中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一极。但近日在接受《财富》杂志的采访时,纳德拉坦诚,知名的回合制策略电脑游戏《文明》(Sid Meier's Civilization) 曾一度吸引了他的注意,并沉迷在「建立帝国和战略规划上」。他还说他搞到了游戏所有的作弊码,导致「这变得非常无聊」。

企业领导人成为《文明》的粉丝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除了纳德拉,据说 Facebook 的 CEO 马克·扎克伯克也是《文明》的粉丝。这款游戏的风格十分符合这些高层的口味,这款游戏并不会让玩家看到花里胡哨却没有什么意义的刀光剑影,而是在每一回合之间体现战略的智慧和慎重的选择,就像他们在平时管理企业的时候那样。作为一个领导人,你要么通过财富的累计、要么通过技术的竞争,甚至你可以通过建造丰富的文化和传播宗教来获得胜利,这样都可以征服其他玩家成为往这。

微软游戏前所未有的挑战

纳德拉之所以现在坦诚自己是游戏玩家,很可能是因为微软的游戏帝国正在受到新玩家的挑战,比如亚马逊和 Google,这些新玩家并不好惹。而微软自身的游戏业务收入也很惨淡,在最新一季度的微软财报中,Xbox 硬件的销量下降了 48%,分析师认识这是 Xbox 近六年都没有新旗舰产品发布的恶果。

可惜在现实中并没有作弊码可以在瞬时改变局面。然而更糟的是,已经被视为云计算领导者地位的微软被 Google 抢了风头。

2019 年 3 月 20 日凌晨,Google 在今年的 GDC 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名为「Stadia」的全新游戏平台,宣告正式进入了游戏行业。然而 Stadia 并没有物理形态,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游戏机。 Stadia 是一个完全基于云端的游戏平台,它在模式上和此前大部分「云游戏平台」类似,Google 也是将大部分的处理、渲染工作都交给了遍布各地的服务器,然后再通过高速网络,把可供玩家交互的游戏流画面传回本地,用户的操作也会实时和云端产生回传。

只要玩家有足够的带宽,就可以在任何设备上都可以通过 Stadia 的服务器来玩游戏,而且可以实现跨平台无缝连接,且还不必担心游戏画质和硬件配置问题。

尽管微软在 2018 年底就提出了游戏流媒体计划 Project xCloud,而且在今年的 E3 上宣布 xCloud 将会在今年十月推出,让玩家可以在各种不同的平台上畅玩 Xbox 上的游戏。但现在提起游戏流媒体,业界还是会想到在 GDC 大放异彩的 Google Stadia,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微软曾证实 Project xCloud 将会支持超过 3500 款的所有 Xbox One 作品,这让 Google 的压力有点大。

当对手变成亲密的合作伙伴

纳德拉还提到了与索尼的合作,索尼是微软在游戏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在各个层面上。然而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两家公司在游戏领域竟然选择了合作,连接这两家公司的,是云。

2019 年 5 月 16 日,索尼公司和微软公司宣布,两家公司将携手创新,以在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娱乐平台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中打造更优良的用户体验。

根据双方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两家公司将探索通过微软 Azure 云平台,联手开发面向未来的云解决方案,以支持各自的游戏和内容流服务。此外,两家公司还将探讨将目前微软 Azure 数据中心解决方案,用于索尼的游戏和内容流服务之中。通过携手合作,两家公司旨在为全球用户提供更多更棒的娱乐体验。这些工作中,还将包括为内容创造者社区构建更好的开发平台。

作为谅解备忘录的一部分,索尼和微软还将探索在半导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对于半导体方面,两家公司或将联合开发新的智能影像传感器解决方案。通过将索尼拥有的尖端影像传感器技术与微软的 Azure AI 技术,以跨越云和边缘的混合方式进行整合,并且利用索尼半导体和微软云技术解决方案,两家公司旨在为企业用户提供更加强大的半导体性能。在人工智能方面,双方将探讨将微软先进的人工智能平台和工具纳入索尼消费电子产品,以提供高度直观和用户友好的人工智能体验。

然而这场「世纪合作」中,是索尼首先提出来的。纳德拉表示微软将为索尼提供最好的服务,无论是在云计算领域还是人工智能领域,或者其他领域,以确保索尼能够取得成功。

客厅对玩家来说非常重要

其实不管是与索尼合作还是推出 XCloud,以及与 Google 和亚马逊的竞争都体现出一个特点,那就是大家都认为云游戏(或者说游戏流媒体)的时代不可避免地到来了。彭博社的一篇报道更是以「危言耸听」的方式写道:

「随着世界领先的云计算提供商变得越来越强大,索尼和许多其他科技公司都面临惨痛的教训,而这一交易正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没有每年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和网络设备上花费数十亿美元,那就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

更快的上网速度开始让远程游戏成为现实,而不必局限于本地设备。这对 PlayStation 和微软的 Xbox 面临着类似的风险,微软作为全球第二大云计算服务提供商,纳德拉必须做出一个战略性的选择,就像在玩《文明》时一样。

纳德拉认为,未来的游戏不管是不是以流媒体方式为主,但都必须把人放在中心,然而现实是人在不同的设备之间移动。所以对于微软来说,能够以一种扩展的方式来考虑这两个市场,但是,最重要的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考虑人们的使用惯例,而不是仅仅局限于一个设备或一个 (软件) 输入。

然而这也并不是说传统的游戏机就会消失。纳德拉认为当 Xbox 推出时,它被定位为通往客厅的门户。虽然客厅并不是人们玩游戏的唯一地方,但是玩家玩游戏时超级重要的地方。微软会继续发布游戏主机,因为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在游戏机上玩游戏。

「但有了 Xcloud 后,我们可以用手机联系任何人玩 AAA 级游戏 (游戏相当于好莱坞大片)。这更像是一种延伸,而不是说我们 (在客厅里) 所做的是错的、没有意义的或没有意义的。只是,嘿,它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我们已经能够真正跳上去了。」纳德拉说。

*本文作者为科技之声(voiceoftech)撰稿人Chaos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