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新生活 新科技 新零售」

京ICP备14046667号

焦虑的 VC

市场的资金池越来越大。和泡沫刚刚破裂的时候创业公司融资难的境况正相反,现在的创业者似乎已然可以在咖啡厅中安坐一天,等着随时准备好微信二维码的 VC 投资经理搭讪了。钱多、deal source 多,创投圈子里一派美景。真的是这样吗?


不久前,硅谷著名风险资本家 Peter Thiel 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采访者指出,当下天使投资人和各类股权和非股权众筹平台的募资能力很强,另一方面巨头公司又已经参与到了创业公司的中晚期融资轮当中,或许市场已经不需要这么多的 VC 存在了。而 Thiel 的回答是:

由于创业公司进行 IPO 的时机比 90 年代时候更晚,因而市场上对于资本的需求也比当时要高得多,可投资的空间非常的大。的确,市场上的资金池比过去大得多了,种子期有更多的天使投资人和众筹,PE、共同基金、跨界投资者也在紧盯晚期。不过,我依然认为,我们可投资的空间要比过去大得多。

有意思的是,Thiel 所描述的情况与中国 VC 行业的现状挺类似:创业投资的比赛里总不缺新的选手加入,无论是成功的创业者转型的天使投资人、成立的基金,还是带着上市得来巨额钞票的巨头公司,正如 Peter Thiel 所言,市场的资金池越来越大。和泡沫刚刚破裂的时候创业公司融资难的境况相比,现在的创业者似乎已然可以在咖啡厅中安坐一天,等着随时准备好微信二维码的 VC 投资经理搭讪了。另一方面,除了等着被转化为股权的钱更多了之外,手里捏着股权准备收钱的创业者也史无前例的多。甚至还有人拿这种现象调侃称,国内创业公司有三种收费模式:To B、To C 和 To VC。

钱多、deal source 多,创投圈子里「一派美景」——真的是这样吗?

不久前,口袋购物创始人王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炮轰红杉「放鸽子」,差点「拖死」口袋购物,而且这已经不是红杉第一次拖着创业者的案子不投了;更早之前,国内一线 VC 经纬中国张颖的一篇致 portfolio company CEO 的公开信他对 VC 圈繁荣背后的隐忧,也让不少公司创始人们感受到了过去金主的大门里吹出的一丝寒意。看起来,国内的创投圈和 VC 的现状似乎并没有那么开朗,而这两起典型案例正好凸显了创投圈子里的矛盾,以及这种「不开朗」对国内创业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

VC 是一种以投资高风险的项目为方式,在相对较短的时间(一期基金结束时)内给项目找到接盘从而自己抽身,给 LP 提供投资回报的生意。越是技术具有前瞻性、 缺乏大量资金支持增长的项目,风险就越大,而 VC 要做的事情是根据自己基金的期限来判断项目是否能够在预定时间内增长起来,显露出足够实力,从而找到愿意接盘的人。因此,项目源(deal source)的充盈和优秀程度、资本链条前后端(主要是后端)的配合程度都会对 VC 的投资回报带来影响。

21 世纪初的科技泡沫同时重置了互联网科技行业人士创业的想法和风险投资行业的投资风格,这个大市场应该感谢这次泡沫的崩裂让市场中的各方可以「重新来过」。十多年过去了,如果说前半段的时间里,各种境外美元基金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境外上市主要帮手的话,那么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走向中晚期甚至境外上市,则应归功于大环境下本土美元基金。

近几年高涨的投资机会充盈程度实际上降低了 VC 从投前决策到投后管理整个过程当中的风险,但却并没促成 VC 行业多么可观的创新,反而让应该被当做谨慎和专注为代名词的 VC,被「惯坏」了。

对于创业者来说,最怕的恐怕不是没有基金来谈、来定意向,而是定了意向却迟迟签不了协议拿不到钱的情况,发生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频繁。在 VC 有可能采取的手段中最丧心病狂的(同时对于 VC 来说可能也是近几年来越来越多被采取的),恐怕就是为了已投的 portfolio company 能够发展,而和其竞争对手定下意向,破坏后者融资节奏的行为。而王珂和红杉公开决裂的事件,恐怕就是这种「竞争手段」下的结果。

口袋购物还是幸运的,类似情况创业公司被拖死的案例其实数不胜数,个中缘由各不相同。你可以说,VC 在这其中也不必背上多大的道德责任,因为从始至终 VC 就从来、也没有必要非要具备道德上的正义性。更多的项目资源、更好的投资环境给 VC 吹来了拂面春风,无论市场条件怎样变幻,对于创业者来说 VC 的本质都不会改变:用最少的钱套住最多的机会,正是 VC 所追求的风险与收益的均衡所在。国内的创业者在筹划融资,甚至开始创业之前,应该尽量早地认识到这一点:VC 从来不是创业者们的好朋友,而是这个世界上任何双方之间行事之间最基础原则——利益交换——的最典型体现。

但 VC 们真的能无视这种做法带来的负外部性吗?在我看来,这种陈旧的战略和打法会最终导致他们失去人心,手里的项目被非金钱资源更强大的天使投资人抢占先机,或者被能够开出更好条件的巨头公司提早画到布局路点图上。这恐怕是处在一个内外交困时代的 VC 最不想遇到的情况。如果 VC 能够真正清楚地认识到过去紧盯退出的战略,和伪装成创业者合伙人身份,实则偶尔「无情」地掐死创业者梦想的做法已经没有市场的话,他们还将有一线希望。

话说到这里,也算是用了本来不必要的篇幅,来说了一个简单的事,阐述了一个浅显的道理。Peter Thiel 在采访当中用「反社会」(Sociopathic)这个词来形容旧式的 VC。那么照他来看,什么是不「反社会」的 VC 呢?

VC 的(社会心理学)重心,已经开始从自己的身上转移到创业者的身上了。上个世纪的时候对于风险资本家来说最重要的人际关系是和其他风险资本家的人际关系;现在,恐怕和创业者的关系恐怕更重要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