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2IPO/创见

「 新生活 新科技 新零售」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互联网中的稀土是什么

这个创始团队的成员,都是互联网技术圈子里的「大牛」。他们在一起做的产品叫「稀土」,上线到现在已经聚集了互联网圈里最顶尖的人才上千人。他们在寻找互联网中的那些「稀土」。


稀土之夜」上,北京极客圈子里最活跃的一拨人,挤满了创业街的一间咖啡馆。那些平日里只存在网络那头、随手就能写出漂亮代码、产品做的让你惊呼一句「流弊」的「奶罩」、「代码家」、「教主」等等传说中的大牛都在这儿了。Xbox、虚拟头盔、红牛雪碧和啤酒——很像是一场互联网范儿的、极客圈子的偶像见面会。

主办方「稀土」选的地方也很有意思——一间叫 DotGeek 的「开源」咖啡馆。从门口 Logo 到几面内墙,电子大屏自不必说——全部覆盖了「稀土之夜」自定义的元素,像是「稀土」的专属主场,你很难寻得咖啡馆自己的 logo。敢于把自己极致的隐藏到幕后的这间咖啡馆和这一群 geek 青年,倒是气质相合。

阴明把自己装进一件连体的卡通斑马服装里,招呼朋友们吃喝玩乐、主持活跃整个场子、发布新产品「掘金」——这只微胖的斑马有张略带婴儿肥的脸,看上去像是中学生,卖萌逗乐和正经轮着来,总之接触过的人,都说喜欢。

「斑马主持」阴明,90 年双子座,程序员,剑桥大学硕士,吃货,日本漫画爱好者,「每天上 B 站就像补充能力值」,「稀土」CEO。「稀土之夜」是「稀土」的第一次线下活动,优先邀请了「稀土」用户,开放的一百个参加名额,很快被填满,后来不得不关闭报名通道。

「稀土」是什么?「稀土」为什么能把平时以宅、社交恐惧著称的「极客大牛」召集来?

 

这个社区有高高的围墙

在联系到创始人阴明之前,我的采访功课做的相当困难。稀土是个「邀请制」的社区,作为游客我只能看到简洁、精致的页面上列着今天别推荐来的那些「特别的人」——稀土的 slogan 是「每天都有特别的人」。这些特别的人多来自互联网圈子或相关行业的,索引列表里清晰的分着开发、设计、产品、前端、iOS 等,还有一个特殊标签叫「有钱」。

每一天推荐出的「特别的人」只有两到三个,推荐人写的推荐语往往充满着「赞赏」,比如这一个: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硕士休学,snapchat 架构工程师。自然语言处理专家,后端大神。现在在北京互联网行业打拼。90 后,年轻有为。

等等等等。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履历和来头。

然后呢,这些特别的人在围墙里做什么?我一无所知。对于创始人阴明的信息我也难以查起——直到辗转加到阴明的微信并问他讨要了一枚稀土的邀请码。

真实的互联网人才推荐

「稀土」是一个人才推荐版本的 Product Hunt。每天由稀土用户推荐真实的、可以 touch 到的互联网及相关行业的牛人,推荐者需要写明大于 60 字的推荐理由,为对方添加行业、技能标签,并附上一个可以了解到对方更多信息的链接。这个流程会让推荐者感受到推荐一个身边的大牛,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只有那些你真心觉得佩服的人,你才会花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去总结他的经历、介绍他,找到他的各种主页链接。

不论是由推荐人填写链接,还是被邀请的人在通过之后自己补充信息,最终形成的一个稀土用户个人页面中会有他在各个社交平台和社区比如 Facebook、微博、知乎、Github、Stack Overflow(后两者为技术开发人员常用的技术交流网站)等个人主页的链接。此外,用户可以添加其他链接如自己的网站、作品、被报道过的页面等能展示自己的任何互联网上的信息。

在这个社区,稀土并不需要知道你的性别、星座、性取向,他只在意你做过什么。

而路过的用户可以对自己欣赏的人点「推荐」,整个社区内有一个按照得到的「推荐大拇指」形成一个声望排行榜。Product Hunt 展示并通过用户点 UP 推荐优秀互联网产品,稀土通过类似的方式推荐优秀的互联网人。

在这个社区里我看到了罗振宇、Livid、李笑来、霍炬、Fenng、禅叔、高阳、齐俊元、兰宁羽、东东枪等等,对技术圈子知晓浅薄的我都在某些地方有所耳闻的一些人。据介绍,这里已经活跃着上千名顶级的互联网从业者。

4 月 20 日,阴明受邀在腾讯产品家沙龙做演讲。他了自己一个定义叫 Maker,创造者,在互联网时代为互联网建设工作的人。

「作为一个 Maker,作为一个我想成为的人,我做的事情(稀土)也很简单,就是找到互联网时代这群 Makers,理解他们,帮助他们把技术做的更好,把这个时代添砖加瓦的工作做的更深入。」


一个值得膜拜的创始团队

我搜索到了阴明的个人稀土主页。

推荐人「代码家」(后文有介绍)写的推荐语为「毕业于名校的高学历,高智商。关注互联网的方方面面。同时是「GradChef」和「稀土」的创始人。去这个网址膜拜他吧。」

在这个页面,除了可直接到达阴明的微博、推特、github、知乎的个人主页外,他给出了自己做过的几个网站、写过的日志等几个链接。页面下方有路过的稀土用户留下了自己对阴明的评价和印象。其中有 IT 桔子创始人文飞翔留言:「被聪明、热情的小胖子吸引,他的光芒会感染到你」。

突然发现,我已经在体验「稀土」带来的价值了——一个页面我就可以很快速而深度的获得采访对象的各种重要信息。另外每个人的展示页面都有一个「勾搭一下」的功能,可以得到对方的微信号。

稀土团队(简介来自稀土页面推荐语)

代码家:一个绝对优秀的程序员,在 Github 上 Android 国内第一人。曾开发过:小熊词典、AnimeTaste、EverMemo 等等现为稀土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江昪:昪,bian 第四声,阳光、喜乐的样子。北京 GDG 组织者,同时也是前端工程师,在猎豹移动搞过前端,也干过投资,最后出来和一群小伙伴做稀土。

李明泽:(阴明)认识他时通过代码家的介绍,现为北师大的计算机系研究生,擅长网络后端开发。现在负责稀土后端的接口和邮件系统。

还有阴明。


终于到了采访。阴明在苏州街的某个路口等着我们,到稀土办公室有一段大约五百米的小路。阴明把这段「以中关村中心为顶点的繁华,到我们办公室逐渐消散」的路程比喻为第一二三区。到「第三区」时,环境已经进入纯粹的居民区,阴明打趣:「我们住在第四区哦,不过,里面环境不至于那么差,至少也是三区的样子嘛。」

办公室是去年年底在八一学校家属院租下的一套月租一万复式公寓,承载了团队四个男生的吃住和办公。稀土注册了公司名叫「北比」,但这个「公司」,给我的印象更多是「几个志同道合的、互相欣赏的哥们在一起努力而自由的做一件喜欢的事儿」。

——「你们现在有『公司』的一些制度或者规则吗?比如有没有上下班时间?」

——「没有明确规定过,现在大家是每周日休息。其他时候一般七点就起来开始工作了,然后经常会『激情』写代码到很晚。有问题需要商量也可以随时开会讨论。」

关于稀土产品的一切

创见:你们这个技术大牛的团队最初是什么组起来的?

阴明:跟惠文(即「代码家」)是在我在创业团队 Strikingly 时,参加一次线下活动时认识。之后去留学,我们经常在线交流,彼此很欣赏。其他朋友都是惠文的研究生同学,因为对这事感兴趣就一起来做了。

之前 GradChef · 毕老师(阴明在留学期间和同学一起做的一个帮助有意向留学的中国学生择校的网站,去年底出售)这个项目准备售出时,有点空闲时间,我们一起做了一个记录个人生活 timeline 的东西叫 Impressive,它是一个开源的小软件,大家都可以用的。也没想当创业,只是觉得做一个好玩的东西,这也是这几个人在一起磨合的过程。我们一起做事情、分配任务,发现这几个人合作很好,在 Impressive 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突然迸发了做稀土的想法。

创见:「稀土」这个产品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阴明:稀土这个想法产生于(2014 年)10 月 26 日,Impressive 当时产品形态已经有了,但是在思考「它具体的在满足大家什么需求」时,遇到很多难题,主要是应用场景的问题。

那天在北师大西门的雕刻时光咖啡,我们几个人挺无聊的在那里,那时网还特别烂,我们几个在那儿面面相觑,觉得这个 Impressive 不好做。

那段时间 Product Hunt 很火——我们都知道在现在无论是创业还是互联网环境下,大家都想知道:在这某个技术门类里,最优秀的人是谁。于是我们就在想如何用 Product Hunt 的模式来聚集一些很优秀的人。

——当时(有这个想法时)我们提醒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因为想法是很不值钱的。然后大家回去都好好睡觉好好玩,看看明早起来是不是还觉得这个想法好。之后我们觉得还不错,然后就这样干了。 

创见:「稀土」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将来做 SEO 可能会有点困难。

阴明:取名很重要也很难。第一个是要求域名短,这是我们很在意的,「xitu」拼音就四个字母而且很便宜。

当时想了很多名字,最终觉得「稀土」比较好。我们把它比作我们稀土上推荐的人——土,跟人一样,都是很一般很平常的事物,但是有一些土会很特别,同样有一些人也会很特别,因为他们的技能,他们做的一些事情而成为了一个特别的人。这跟稀土要做的事情特别像,找到平凡中的那些特别。

至于 SEO,我们的想法是搜索「稀土」,它能出现在第一页就不错了,但是搜索稀土和它上面的人的话,我们希望是出现在最前面,因为稀土的目标是给寻找人才的那些人创造价值,希望他们在寻找的时候我们这边可以很好的展示出来。 

创见:稀土社区的「邀请、推荐」制度,是怎么样的一个思考?

阴明:很多想要在初期把内容和质量保持好的的社区,都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我们本身是做人才推荐的,人才跟产品不太一样。产品有好有坏,不好用的产品自然就会被淘汰了。但是做互联网人才推荐,如果你推荐的人都很一般的话——一般质量的人就没有用了。这样说很残忍。这样的话就很影响社区想要建立的那种感觉。同时我们希望把最优秀的人推荐出来,而这些优秀的人要是看到平台上其他人都很一般的话,就很难来。

再深入的一个思考就是,希望通过朋友推荐来保证稀土上的人都是可以触及得到的。它不会像一个大 V 墙一样,写了一堆很有名的人,但是没有意义。 

创见: 现在的稀土有多少用户,他们都是怎么知道并来到稀土的?

阴明:现在用户刚过一千,基本就是纯推荐制。用户注册的话我们需要邀请码,这个限制还蛮多的。

上线之前我们准备了一个 Excel 表格,那里写下了我们自己认可的一些人,我们叫它『五百勇士』。比如文飞翔,她是我们邀请的第一个用户,还有『喵神』等都是一些技术圈的人。这些是通过『稀土』官方来邀请。名单上的五百人还没有邀请完,作备用,以防万一最近的人推荐的少了,我们就补上。 

创见:这个优秀的人群数量会饱和吗?

阴明:优秀的人一定是少的,他们就像金字塔上的塔尖。稀土这个产品还是早期形态,它的目标就是把这些最优秀的人先聚集起来。聚集起来后,我们并不希望这些人像在象牙塔一样,互相交流,未来我们希望向大家开放,让大家知道这些优秀的人每天在做什么、分享什么,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帮助那些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人,怎么找到他们。而那个地方的人的需求量是最大的。

 

创见:促使用户每天登陆稀土的原因会是什么?

阴明:第一个就是他关注的人,有一个功能是选择你关注的分类,比如我个人比较关注前端和 UA。每天有你关注的这个分类的人出现就会发邮件给你。

另外就是一些底层的人,他们想要在这个平台上发现那些他们想知道、想认识的人,他们都做过什么,这是比较本性的。

我们还有一个板块叫掘金,专门分享一些优质的内容来吸引人回来。

 

创见:新上线的产品「掘金」,看上去是 UGC 的精品内容分享。介绍下这个产品。为什么要做这个。

阴明: 优秀的人都善于创造,他们喜欢做东西,喜欢分享东西,他们在微博、微信公众账号或者一些技术博客,总会产生或分享一些技术方面的文章。而这些平台的阅读体验,包括搜索、收藏的体验都不是很好。我会在脑子里收藏非常多的开源库啊等等技术相关的文章,但是每次搜索起来都是巨坑的。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工具去满足我自己,让我很好的去收藏并搜索。我认为我们很需要这样一个地方。

稀土掘金,就是来为大家创造一种技术、设计和文章的分享工具。稀土上的人作为 co-editors,来共同编辑和发布一些东西,一般的用户(这次没有邀请码,大家都可以注册)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阅读工具。

一个刚入门的人、一个从业者都需要一个地方可以阅读一些去粗取精的知识。每天每个分类下的推荐的文章,一定不会超过 3 篇——就是全世界一天能够出现的好的信息也就两到三篇,没有更多了。用户可以去收藏、分类、评论它。

我们记录了用户所有的阅读行为和收藏行为,用一种很好的搜索方法,让用户在找他们曾阅读或收藏过的文章时,帮他们做一个很好的索引,这是移动端的功能。Web 端像是一个辅助功能,用户可以去深度阅读他收藏的内容,因为人们具体需要它时多是在工作时,大部分还是在网页端实现的。

稀土之前

2014 年中,GradChef · 毕老师得到了一些国内的投资机构的反馈,阴明决定毕业后回国创业。对于很久没有回国的他来说,一方面「既然要认真做这个事情那就得有个落脚点」,另一方面,他需要一个平台来了解互联网行业。9 月,阴明带着 GradChef · 毕老师入驻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氪空间。

阴明曾带 GradChef · 毕老师去见过徐小平,「徐老师说了一句『这东西没用』。徐老师对留学,他是最懂的,他这么直接讲,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原因呢,需要我自己去探索。」阴明佯装高三、大一大二的学生去过中关村几乎所有的留学机构了解留学服务和相关行业。徐小平给了他一个很强的信号:做一个行业,你要真的明白它,你要明白它的资源分配,要明白它「钱的来,和钱的去」。「这对于我未来做事有很大的帮助。」阴明说。GradChef · 毕老师这个项目的核心是通过数据的方式帮助大家做留学申请。但是最终,尽管团队「拼尽全力」积攒了上万的数据,依然无法打通拥有「大部分数据」的留学中介。这是很大的瓶颈。几个月后,阴明将 GradChef · 毕老师出售给新通教育。

 

彼时刚刚诞生在咖啡馆的的「稀土」面临着没有地方办公的尴尬。很巧合的,阴明认识了 42 区创始人、天使汇 CTO「教主」张沈鹏,教主将阴明引荐给天使汇创始人兰宁羽。一向欣赏有活力、有创意的年轻创业者是兰宁羽了解到稀土当时的情况后,在天使汇大楼里腾出一间会议室作为稀土的临时办公室。就在天使汇会议室办公的两个礼拜中,12 月 18 日,在稀土开放注册后的第三天,碰上 100X 加速器在天使汇的一次路演。「当时稀土的产品已经差不多成型了,我想为什么不参加一下呢?」

12 月 19 日稀土顺利拿到 100X 投资人极客帮和明势资本的天使。从 IT 桔子的记录来看,这两家投资机构都是第一次投「社交类」产品。

 

创见:你的投资人对稀土的评价是什么。

阴明:他们希望这是一个新的、把人聚起来的方式,去展示一个人做过什么事情。他更在意一种互联网人才的聚集,可以说是像互联网人才的 linkedin。我们还是需要朝那个方向努力。

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希望把这个行业里优秀的人聚起来,这是我们不变的一个方向。 

创见:你觉得一个好的孵化器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

阴明:带头的人要对。好的孵化器都是带头大哥很厉害。另外一个就是孵化的项目特别优秀。

领头的人先要有相应的影响力、有眼光、有资源,能把项目抢过来。这是个红海,虽然现在创业项目多,但是好的项目很少。 

创见:你怎么评价 100X?

阴明:(融资)速度肯定是快的,不用多说。我觉得有能力的投资人应该在几分钟内就能看出来一个项目行不行,一个创业者也应该能在几分钟内表达清楚自己做的。100X 它的投资人都是靠谱的。 

创见:你有接触过 YC?你怎么看 YC?

阴明:我在英国是参加过 YC 的 Startup Class,是很大的一个 meetup,他们请一些 YC 孵化成功的创业者做分享,我觉得很酷,他们在创造一种感觉,跟去年的中国一样——一种「如果你是年轻人,你有想法有目标,那赶紧去创业」,它在创造一种精神上的引领。我觉得 YC 这个做得很巧妙,中国做的更疯狂一点。

很久之前看到一个 TED 视频,它在讲「最成功的宣传,最直击人心的广告是什么」。是先告诉你 why,再告诉你 how,最后告诉你 what。就像 Apple,它会给你一些很酷的展示,你会觉得那些很有创造力的人、很有艺术感的人会去用它。锤子也在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符合人的本性。

而 YC 等吸引人创业的机构,他不会给你说一定要做什么样的项目。他会说:去创业的人,他们都很酷。如果你想做一个很酷的人,那你,要做这些事情。

通过这样的方式,自然是让年轻人更有一种认同感和虚荣心的满足,但这和到底能不能做成事情是一定要分开的。

他的世界很大

阴明出生在太原,五岁时随父母到北京生活。他是个念旧、念乡土之情的孩子,除了高考那年和在国外的时候,每年都会回一两次老家。我和他都在一个聚集了很多青少年极客的微信群里,有个太原的高中生总会羡慕在北京举行的各种技术交流、比赛、沙龙等等。那个孩子也很努力,自己在太原组织类似的活动。我问阴明:「如果你在太原长大,你觉得你后来的人生会和现在有不同吗?」他并没有正面回复我的问题。

阴明大学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信息工程,大学期间在加州伯克利大学交流学习,之后在剑桥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并带着「优秀毕业生(Graduation with Distinction)」荣誉毕业。这是一份十分漂亮的学习经历。跟他的交谈中也能感受到:他的世界很大。

 

「我还是相信,越小的时候把一个人放到一个他未知的事情越多的地方是好的。前提是不能让这个人走偏。」阴明讲起自己的家庭教育方式,他形容父母给他画了一个扇形,扇形之外的区域黑暗的、不能碰触的那部分。但在扇形之内,他可以各种玩、各种走,走错了回来也没关系。阴明的父母给他画的扇形非常大,他学漫画、打游戏,都有充分的自由。

在阴明的个人网站的 Timeline 里我看到他在 MH370 飞机失事的期间做了一个网站。他在剑桥的同学张萌给了他一套失事相关海域的卫星图,他们把图放在 Reddit(社交新闻站点)上面,用户发现图有异样时标注一下,他们便可以将图片抓取。网站的下方写着「行动总比干等着好」,当时它的 UV 达到了十几万。「虽然它并没有帮到任何事情,」对坐飞机也有恐惧感的阴明觉得:「但也算是我内心中的自我满足吧。」

 

创见:在自我认知里,你是个怎样的人。

阴明:我是一个很想成为好人的,但好像是不那么好的人。

创见:你自己对「好人」的定义是什么?

阴明:好人的定义好复杂。就是真的能做到——自己做的跟自己心里所想的是一样的、是特别认可的;就是我想要表达一个事情,就能很坦诚直白的说出来,我觉得我好像做不到这一点。

创见:其他呢,可以用几个关键词。

阴明:正面的词里,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坚持的人。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比较坚持。

从负面的词,因为我是双子座嘛,我整个生活很混乱。生活上是一个比较混乱的人,对自己生活日常的打理不是很有条理。好处就是活的自由一点。

创见: 你身边很多优秀的人,稀土也是在寻找和聚合一群优秀的、特别的人——你觉得优秀群体对个人的影响有多大?

阴明:我觉得一个人的能力和档次,就是取决于他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我很在意周围的人能不能给予我营养,我希望每次聊天,对方能够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或者甚至是批判一些我以为我明白的。

创见:你都会交怎样的朋友?交朋友和找合伙人的「标准」会有哪些不同?

阴明:如果只是当单纯朋友的话,是好人就好了,就是单纯一点,坦诚一点。如果特别「功利」的讲,所谓功利就是你跟他之间会有合作,会有利益往来的话,我希望这个人是专注和自学能力强的。

创见:你的团队还缺哪方面的人或资源吗?

阴明:目前团队人员还 ok,但是随着产品越大越复杂可能就有需求了。可能会缺一个设计师,现在产品很多的小细节,比如 logo,都是稀土上的用户帮助实现的。

创见: 想加入你们团队的话,你最看重对方的什么?

阴明:不太在意他这个人现在怎样,如果他很专注且学习能力强的话,他未来一定很棒,当然了,这个人一定要是个好人。有一个稀土页面,也是加分项。

 

他的理想

采访的最后我问阴明:「你的理想是什么?」他说:「这个问题太难了。」问出这个「很老土」的问题时我自己都略带尴尬的笑,但我一定要问,因为我知道阴明给我的答案会是不一样的。

「我想到了我以前在读书的时候给我父母写过一封信(我很爱写字,我虽然写字很丑,但我觉得文字是很有力量的)。我写过一句话——『自由是需要奋斗的』。比如说我们都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飞哪儿就飞哪儿,酒店定哪儿哪儿,但这样的生活是不能不劳而获的,它需要多于别人很多的奋斗。

我的理想很明确,我一定是想自由的。我想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想要买我想要的东西,想要让人变得更好。同时我深刻的知道这是需要奋斗的。我想要用我的奋斗去达到我想要的自由。」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